歌剧《女人心》乐评
发布日期:2017-01-10      浏览 2423 次

      2016年12月15日、16日,踩着莫扎特诞辰260周年的尾巴,由上海音乐学院青年歌剧团、上海音乐学院合唱团联袂,在上海美琪大剧院上演了莫扎特写作的经典意大利喜歌剧《女人心》。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音乐学院青年歌剧团、上海音乐学院合唱团中的成员均来自上海音乐学院声歌系本科和研究生年级、尚处于学习阶段的学生。得益于上海音乐学院高峰高原项目的支持,以及我院领导在强化培养、储备优秀演唱人才的远见,近几年来,青年歌剧团在我院院长林在勇和声歌系带头人廖昌永、顾平等人的引领下,已经进行了一系列的丰富实践,之前上演的作品既有西方经典歌剧如莫扎特的《费加罗婚礼》,也有原创歌剧《一江春水向东流》、民族歌剧《野火春风斗古城》和《再别康桥》等。此次喜歌剧《女人心》的演绎,无疑是在之前实践积累上的又一次开拓和迈进。

      当今,这部写于莫扎特逝世前一年的《女人心》常与另两部莫扎特的喜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和《唐·乔瓦尼》齐名提及,它们均是喜歌剧体裁,同时脚本也都出自同一位作者达·蓬特。相比另两部,《女人心》在历史的接受过程中常被曲解误读,一方面,这也许应归因于这部戏所反映的内容过于“现代”,跳出了当时历史语境中人们思考理解人性的简单惯常模式;另一方面,由于莫扎特的音乐长于流畅优美,即使走心、专业的观众也往往被这优美甘甜的音流误导、留于浅层的理解。诚如本剧标题的意大利原文所言,《女人心》(cosi fan tutti)的剧情围绕着“女人皆是如此”这个论断的辩论、怀疑和验证中展开完成。在这部爱情实验的“戏中戏”里,剧情是在一个封闭的实验环境下进行的:剧中的阿方索是这场实验的“操纵指挥官”,原本两对恋爱伴侣中的男方为了否认那个“女人皆如是”的“预言”,双方转而追求对方的伴侣,以验证女伴在恋爱中的忠诚。可惜,在誓死追求以及外界的合力诱使下,女方终于招架不住,服软弃旧。对于这场剧的看点和理解路径,罗森曾给出精到的点评,他说“这部戏的旨趣主要在于心理的步骤......在《女人心》中,我们提前都已知道,两个姑娘都会变心,但是我们想看看她们是如何投降的”。确实,莫扎特用他敏感的音乐笔触追随着这场爱情心理实验中每位“试验品”的心理进程。他对剧中发展的关注时而入乎其中、时而出乎其外,并以他特有的温暖且反讽的口吻恰到好处地传递出这样一个对情感品质的态度:即不论感情是否持久,感情确实深切可信,即使感情本身易变。

      显然,在莫扎特的手中,意大利喜歌剧已不再是单纯的轻松愉快,在欢快轻松的戏剧节奏中,它还承载了对人性中情感向度的深入思考、融入了更为复杂、包容、严肃的情感体验,但基调还是意大利喜歌剧的。要拿捏好这一“轻松”和“严肃”之间的比例成为演绎好本剧的关键。总体而言,在外聘导演劳拉·柯索、音乐指导莱茵哈德·林登,以及国内指挥张诚杰、音乐指导王凯蔚以及参与此次演出的声歌系学生为期一个月的合力辛勤排演下,15、16号晚的歌剧演出效果完整并能感觉到大家在努力向高标准的表达诠释努力。在《女人心》中,重唱对情节的发展起着主要的推动作用,而在这部戏中,大大小小的重唱加起来共有23首,几近占所有分曲的六成,其重要性由数量上就可见一斑,第一场的一开始就是三位男士相互争辩男生三重唱,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第一幕结尾的告别五重唱以及第二幕中费奥尔迪利吉屈服费兰多的A大调二重唱“在拥抱中”等等。值得称赞的是,在这些关键性的重唱戏剧部分,各位演员的配合演绎都可圈可点,较完整、细腻地反映出在这场爱情实验中每位“试验品”的心路变化。同时,当晚的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的音乐演绎在张诚杰指挥的带领下也呈现了原汁原味的莫扎特音乐,音乐较好的追随着剧情的发展,如在第二幕第二场中“把手伸给我”的唱段里,长笛在高音部细碎跳跃的欢快声音好似一位旁观者,对两位女伴在诱使下心中已默许的“出轨”进行温暖的嘲弄;第二幕后面菲奥尔迪利吉屈服费兰多的二重唱“拥抱中”里,在最后终止式中双簧管上曲折婉转的旋律是对菲氏心路屈服过程的外化。如此在音乐上的精雕细节和完美诠释,当场的乐队都有意识且理解性的去诠释进行。

      从15、16日晚的演出来看,在这近三个小时的演绎中,无论从剧情音乐的理解、戏剧动作表演、还是唱功、体力等方面,以上综合因素对这些青年声歌系的学生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和工程。显然,这是一支在实践之路上愈走愈加自信、成熟、稳健的青年队伍。在这场歌剧的演绎中,他们完成的完整而成功。同时,声歌系的青年学生通过他们的投入演绎也在这特别的莫扎特年向大众、师生呈递了好品质的莫扎特歌剧演出,预祝他们在未来的实践路上越走越开阔! 


(以下为16日演出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