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赞-陈龙章
发布日期:2017-05-19      浏览 1936 次


把二胡演奏称之为“太极杂艺”

——记二胡演奏艺术家陈龙章先生

 

在日华人中,会拉二胡的肯定大有人在。成为二胡演奏家的为数恐怕也不少。因为二胡毕竟是中国的“国琴”,不会演奏也会听恐怕是个不争的事实。

从会拉琴到成为演奏家,其实并不难。难的是如何用“心境”演奏出音魂,演奏出四两拨千斤的内在之理。能做到这一点的是艺术家。从会拉琴到演奏家到艺术家,如果用这样的标准来衡量,能做到的恐怕就是凤毛麟角了。

64日在东京都北区赤羽的醉香园料理店,举办了一场二胡六合演奏法讲座。特邀陈敏音乐团艺术指导,二胡演奏艺术家陈龙章先生主讲。今年已经78岁的陈老先生,思路清晰,动作敏捷,为人和善。他一生与二胡相伴,拉胡琴已经有70年了。听完了讲座,欣赏完了二胡曲,我顿然产生这样一个意念,陈老先生属于演奏艺术家无疑。属于凤毛麟角无疑。

二胡与六合,怎么看都难以有接点。一个属于太极拳回路的理论与二胡演奏有何关联?但就是在不可能处生出可能。陈老先生使这个问题有了峰回路转的可能。具体说,何谓六合呢?

1、心与意合。是指在演奏中全心全意地投入到音乐的意境中。

2、意与气合。是指气不能过,不可不及。处处成圆,抓住中心,轻灵均匀地在三维空间自由飞翔。

3、气与力合。是指相反相成地以虚带实以实还虚,阴阳互济。出现音头,不用蛮力,富有弹性,穿透力,音色丰富多彩,妙不可言。

4、手与足合。是指不可双重。右手起动,须以左足为依托,反之亦然。全身气血畅通无阻。

5、肘与膝合。是指松肩沉肘与提膝左右匹配,成为全身上下的中距离的枢纽。

6、肩与胯合。是指全身上下中心附近的近距离之枢纽。一旦人体可以卷缩成点必能出现强力反弹。这是高境界。

前三合为内合;后三合为外合。仅有内合没有外合,二胡的演奏缺乏“形”;仅有外合没有内合,二胡的演奏缺乏“意”。没有“形”的二胡演奏不能给人以美感;没有“意”的二胡演奏不能动人心弦。只有做到了内合与外合的统一,才是二胡演奏的最高境界。如就其姿势而言,陈老先生强调必须虚领顶劲,气沉丹田,含胸拨背,松肩沉肘,松腕空掌,气到指尖。以虚带实,心动成点,点动成线,线动成面,面动成体。为此陈老先生积自己数十年的演奏经验,写出了独自的富有哲理的太极胡琴歌:

 

拉推可变合阴阳,

斜向巧拨宜四两。

弓弦指把心境换,

若无胜有乐魂藏。

 

人不知我,我独知人,四两拨千斤,最后才能做到有声若无声,达到最高的美学境界:音魂泣天地。

陈老先生长年执教于上海音乐学院,是二胡名曲《二泉映月》的研究家。曾经在天津音乐学院学报上发表过《二泉映月记谱释疑兼论重音和强音》等论文。退休后旅居东京,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热心在东瀛培养二胡新秀,专研新的二胡理论和演技,不断地丰富二胡那永无止境的表现力。这次的二胡六合演奏法讲座就是二胡新理论和新演技的推广。前来听讲座的都是陈老先生的日本人学生。她们钦佩先生的艺技,更钦佩先生的思想深度。具有哲理的六合理论,这些日本人学生不一定都能理解与消化,但是她们都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对物之理的领悟胜于雕虫小技的演技。

二胡六合演奏法融合太极拳理论,用太极拳理论指导二胡演奏,陈老先生恐怕是第一人。从以往的音乐生涯来看,陈老先生曾经为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打过鼓。为著名歌唱家周小燕制灌过唱片。为电影《桃花扇》伴奏过。来日本后创造过二胡新曲《客从远方来》。在日本各地巡回演出受到好评。在乐器改革上也获得多次专利发明。陈老先生目前还出任日本华艺联理事、日本二胡振兴会名誉理事等职。

陈老先生不同于一般的二胡演奏家的地方就是他引入太极的概念对二胡的演奏作深层的思考。他通过思考得出这样的结论:

所谓太极音,是音乐演奏中发出的声音,完全符合太极理念,阴阳相济,无过不及,每个发音都要先虚后实,从实而虚,推拉有别而形成一体,不是互不相关的两弓,而是阴阳互补的整体。要想演奏太极音,必须先有太极意識,无时无刻不忘,思想上口头上行动上都不能沾染名利得失,只有达到这样的心境,才能够较快的理解和表现太极音。这样美好的声音,只有不断追求做太极人者,才能做到。琴上尚未出现,心中先有。

在二胡六合太极理论的指导下,陈老先生培养出了很多优秀的二胡演奏家。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他的女儿,在日华人二胡演奏家陈敏。有日本评论家这样说,陈敏的二胡演奏的巨大魅力,不仅来自于双手的珠联璧合,更来自与内心的回响和灵魂的融入。因此她丰富了二胡演奏的表现力。这里,“内心的回响与灵魂的融入”就是他的父亲一贯倡导的二胡六合太极理论在演奏上的成功运用。

2010年陈老出版“龙章太极杂艺”CD片,收录2006年和2008年录制的13首二胡精曲。其中有《二泉映月》《汉官秋月》《客从远方来》《小花鼓》等名曲。陈老在CD片的前言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20064月,高小飞老师(现中国文武学院院长,太极拳大师,居住日本)赠我一本太极拳书,一口气连续五小时,拜读了《千思百问太极拳》,大体弄懂高壮飞先生著作的精华,发现太极哲理对二胡教学及表演,包括诗词,书法,歌唱,人际关系,人生观等,都有全面系统的指导意义。因而我把一生的文化艺术爱好全归之为“太极杂艺”。CD也不例外。2006619日,2008719日,两次“非理性思维”信手粘来CD

这段话表明了陈老先生认识飞跃的逻辑过程,表明了一种思想的传承关系。把演奏二胡称之为“太极杂艺”,这就是陈老超越一般的二胡演奏家们的地方。这就是陈老能留下名声的一个原因。聆听着陈老先生的乐曲,感动着他的人格魅力。令人陶醉。更令人浮想联翩。衷心地期待着陈老先生为中国二胡艺术再谱新曲,再添新花。

 

2017412日,上海浦东新区塘桥街道南城居委给我院发来感谢信,对上音校友、二胡演奏家陈龙章先生捐赠乐器并自愿出任居民区老年业余乐队艺术指导兼顾问一事表示感谢。(原信如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