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期校友通讯
发布日期:2015-07-08      浏览 3779 次

102期上音校友通讯

 

 

习近平总书记关心我院

“上海三部曲”

 

    全国人大代表、我院副院长廖昌永此次赴京履职,随身带着歌剧《一江春水》的剧本,打算在参会间隙“请北京的导演、作曲家看一看,提提意见”。一年前的今天,当时还在酝酿中的歌剧,被廖昌永介绍给了习近平总书记。今天全团审议结束后,习近平又和廖昌永交流了“上海三部曲”《一江春水》《家》《日出》的近况。

去年的今日,廖昌永与习近平有过令人印象深刻的互动。歌唱家在全团审议时发言,谈及歌剧这个“音乐艺术皇冠上的明珠”,对近年中国歌剧缺少精品的局面颇有感慨。他介绍,上海音乐学院正在创作“上海三部曲”,  “希望主管部门对我们给予更多关注和支持。”习近平接茬:  “一次能够推出三部歌剧也是很不容易的。”廖昌永连连点头:“是是是,但资金压力也是非常大的。”引发会场一片笑声。今天,习近平走到廖昌永面前,与歌唱家握了握手,说:  “最近在很多重要场合都能见到你。”廖昌永向习近平讲述了这一年来“上海三部曲”的进展。

去年10月,《一江春水》已经在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幕式上成功首演。今年下半年在国家大剧院、天津大剧院、武汉大剧院和宁波大剧院的演出也已敲定。  《家》和《日出》正在进行前期准备,预计明年出炉。“资金来源不拘一格,是这次歌剧创作最大的特点。国家艺术基金、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浦东新区宣传文化发展基金都给予了资金支持。歌剧推广也寻求地方院团的互动合作,减轻双方的经济压力。”廖昌永表示,要借助多元主体的力量,共同打造优秀的中国原创歌剧。

 

我院召开教代会

 

上海音乐学院第六届教代会第二次会议于201517日下午在学术厅召开,听取院党委书记林在勇所作上海音乐学院2014年度行政工作报告,及副院长张显平所作《上海音乐学院2014年度财务收支决算情况及2015年度财务收支预算情况报告》及《关于上海音乐学院章程修订工作的报告》。

代表们认为,行政工作报告全面客观、实事求是地回顾总结了2014年度学校的各项工作,既充分肯定了所取得的成绩,也客观分析了学校所面临的问题与挑战;并针对学校面临的新一轮发展,明确提出了今后的发展目标及2015年的工作重点。对学校在修订学校章程过程中,充分发扬民主,广泛听取意见,程序规范。卓有成效的工作,代表们给予充分肯定,并希望今后能不断细化完善。

 

上音举办“中国梦”

主题歌曲传唱会

 

为深入贯彻落实中宣部、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关于推广“中国梦”主题新创作歌曲宣传的精神,在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的领导与统一部署下,我院于116日晚在贺绿汀音乐厅举办“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国梦’主题歌曲传唱会”。上海音乐学院廖昌永、方琼、李秀英、于丽红、赵勇、陈剑波、刘恋等著名歌唱家领衔一批优秀学生、知名教授、少数民族师生、外国留学生等献唱“中国梦”主题歌曲。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东、上海警备区政治部副主任谢亚洪、市科技纪工委书记蔡桂其、市文联党组副书记王伊群、徐汇区副区长王宏舟、市音协副主席郭强辉等领导出席传唱会,老领导陈铁迪、宋仪侨等也出席观摩了传唱会。

 

“新四军音乐文化研究与发展中心”筹备磋商会在我院举行

 

我院与盐城市人民政府创建“新四军音乐文化研究与发展中心”筹备磋商会于116日上午在我院举行。中共盐城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红红以及盐城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文广新局、科技局、演艺集团、新四军纪念馆等部门负责人与盐城师范学院副院长曹健教授等出席会议;院党委书记林在勇、副院长张显平、廖昌永以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出席会议。

 

我院三教授出席学术年会

 

2015北京民族音乐研究与传播基地学术年会于110日至11日在中国音乐学院举行。我院洛秦、萧梅、钱仁平教授被基地聘为兼职研究员出席年会发表论文、担任单元主持或评议人。洛秦教授所提出的音乐上海学获得大会热烈反响,并当选学术委员会委员。钱仁平教授关于《新中国音乐文献总目(1949—1966)》编纂工作的思考与实践,以及有关上海音乐学院民国时期音乐丈献整理与研究等方面的工作介绍引起会议广泛关注与肯定。

北京民族音乐研究与传播基地建设已经进入第二期,在凝聚人才、团队攻关、致力学术、服务社会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中国音乐学院将努力将该基地建成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或国家级“协同创新中心”,从而进一步提升该校学科建设的水平。

 

 

 

我院师生参加法国“欢乐春节”民族新春音乐会巡演

 

23日至213日,应中国文化部、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的邀请,我院民族室内乐团一行21人在院党委副书记刘艳的带领下赴法国参加2015年法国“欢乐春节”  新春民族音乐会巡演。在短短10天中,乐团辗转巴黎、罗尼苏布瓦、冈城三个城市,完成了7场演出。其中包括在吉美博物馆举行的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活动闭幕式等重要演出任务。此外,民族室内乐团柳琴演奏专业张碧云同学还作为特邀演出嘉宾在法国国民议会波旁宫为“中国春节招待会”献演。留学法国一大批优秀的弦乐演奏人才,如钢琴系江晨教授自2001年回国任教以来,辛勤耕耘,耐心授艺。她对学生因材施教,注重提升学生的艺术修养,她关心师生的需求,想别人所想,任劳任怨、默默付出,是上音教师的杰出代表。

 

意大利指挥家马切罗尼来院教学

 

201412月,指挥系邀请著名意大利指挥家法比奥·马切罗尼先生来系开展大师课及讲座。本次大师课的曲目是九首从歌剧中节选的咏叹调和风格不同的合唱作品,由指挥系管珺老师担任艺术辅导以及翻译。

大师课上,法比奥耐心地讲解了应该如何正确使用自己的大臂小臂来打好每一拍,并向大家强调了慢练的重要性。针对每一位同学的不同特点,法比奥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并启发大家独立思考。

在大师课后的每周三晚,是由法比奥先生负责的合唱音乐会排练时间。每次排练开始前,法比奥都会教同学们如何开声,如何正确使用自己的腹部力量,使整体声音更加饱满。在排练过程中,法比奥对于合唱乐曲的诠释也让同学们对于合唱有了新的认识。法比奥还亲自为示范了《Sourwood Mountain》一曲中男声独唱的片段,博得了同学们的阵阵掌声。

 

我院与日本国立音乐大学

签署合作备忘录

 

2015312日,我院与日本国立音乐大学合作备忘录签署仪式在教学楼贵宾室举行,校党委书记兼校务委员会主任林在勇与日本国立音乐大学校长庄野进共同签署合作备忘录。副院长张显平出席签约仪式。  林在勇向专程前来的来宾致以诚挚的欢迎和问候,并表示上音和日本国立音乐大学都有着底蕴深厚的历史文化和特色鲜明的办学传统,在国内外皆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对中日两国乃至亚洲的音乐事业的形成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两校此番签署校际合作备忘录,不仅有利于双方师生加强认识彼此的音乐文化,建立更紧密的教学交流关系,更将有助于两校进一步探讨信息共享,开展短期交流项目,为今后高层面的校际合作奠定基础。

日本国立音乐大学校长庄野进则表示两校同样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优良的教学传统,同样也面临着共同的机遇和挑战。庄野校长倡议以此次两校正式建立校际交流合作关系为契机,加强亚洲音乐院校之间的联系并诚邀我院于2016年下半年访问该校。日本国立音乐大学始建于1926年,当时是一家欧洲传统音乐的私立专门教育机构。1950年改制为国立音乐大学,为社会培养了大批音乐专门人才和音乐教育工作者。现已发展为日本国内首屈一指的高等音乐教育机构之一。

 

“未来指挥家”系列

音庆会成功举办

 

19日晚,指挥系第十五声“未来指挥家”系列音乐会圆满落下帷幕。本次音乐会由来自附中、本科以及研究生的八位同学参加。他们与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合作,为观众带来了《爱格蒙特》序曲、普罗科菲耶夫《第二小提琴协奏曲》和贝多芬《第七交响曲》,小提琴独奏由陶乐老师担任。

作为指挥系的教学亮点,未来指挥家系列音乐会为优秀学生提供了课堂里学不到的实践经验。两天的排练下来,大家都受益匪浅。音乐会后,指挥系的老师们对演出进行了中肯的点评。另外,应系主任张国勇教授的邀请,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的何莹教授也出席了音乐会,她对指挥肢体语言方面的见解引发了全系师生的热烈反响。

 

 

 

我院教师荣获市

三八红旗集体称号

 

上海市教育系统纪念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105周年大会隆重召开。我院附中弦乐科荣获上海市三八红旗集体称号,钢琴系江晨教授荣获上海市教育系统三八红旗手称号。

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弦乐科女教师占60%以上,多年来,在老一辈女教师对教学的热爱与敬业精神的带动和感召下,弦乐科女教师们坚定“为了每一位学生的终身发展”的教育教学理念,关爱学生,全身心投入教学。教学成绩突出、硕果累累,  2000年以来先后有147人次在国内国际比赛中获奖,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弦乐演奏人才。钢琴系江晨教授自2001年回国任教以来,辛勤耕耘,不懈追求,一丝不苟,耐心授艺。她对学生因材施教,注重提升学生的艺术修养,带学生看画展,听音乐会、举办艺术沙龙。作为钢琴系副系主任,她关心师生的需求,想别人所想,任劳任怨、默默付出。她们是上音女教师的杰出代表,她们所获得的荣誉是全体上音女教师的光荣,  更是上海音乐学院的骄傲。

 

喜 报

 

一、经市委宣传部、市委统战部和市民族宗教委研究决定,命名我院东方乐器博物馆为上海市首批民族团结进步教育基地。

二、我院王勇荣获2014年度致公党市委优秀组织工作者称号。

三、我院致公党支部荣获2014年度致公党市委先进集体称号。

 

上音教授陈应时获小泉文夫

民族音乐奖

 

■《文汇报》周敏娴  2015.4.1

近日,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教授陈应时获得了第26届小泉文夫民族音乐学奖,该奖项是日本著名民族音乐学家、东京艺术大学教授小泉文夫遗孀为纪念丈夫一生对民族音乐学的贡献而设立的,在世界民族音乐界极具分量。在陈应时之前,中国共有两人曾获此殊荣,分别是1995年第7届获奖者黄翔鹏以及2010年第22届获奖者沈恰。陈应时的获奖,不仅是对他在中国乐律学研究、敦煌琵琶谱解读研究方面贡献的表彰,同时也代表着中国民族音乐学界对世界民族音乐学的贡献,更让人自豪的是,中国的敦煌琵琶谱解读经历一番波折终于站上世界之巅。

拜访陈应时教授那天,天空晴朗,还有些冬末春初的微凉。穿着整洁熨帖的中式西装的陈教授从书房里翻出视若珍宝的泛黄期刊,娓娓道出他60余年潜心民乐“考古”的情缘。

 

首篇论文一鸣惊人,20年后才获发表

陈应时学术生涯中的一大成就,是论证了公元六世纪的梁朝在七弦琴(今称古琴)上应用了纯律,首次发现在唐宋时期已经形成了具中国特色的纯律理论,并提出了中国古琴的纯律调弦法就是纯律的生律法的新观点和“律种”这一新概念。这项成就,陈应时回忆起来却是源于当年老师的一个提问。

陈应时在上海音乐学院读附中的时候,大学部民族音乐系理论专业招不到学生,就破格让还在读高中的陈应时跳了一个年级提前毕业,免试直升本科。后在读到三年级的时候,归在时任系主任的沈知白教授麾下。沈知白先生开出全英文的书名《音乐声学》让陈应时去图书馆借来当教材读。当只上了两年英语课的陈应时表示为难时,沈先生说:“看不懂的地方问英语老师,专业方面尽管来问我。”就这样,陈应时硬着头皮一面靠沈知白先生的指导,一面靠查字典和英语教师吴熊元先生的帮助下,啃起了他人生第一本原版音乐技术的英语著作。

在研读专著的过程中,沈知白向陈应时提了个问题:“古琴音律有人说是纯律,也有人说是三分损益律,究竟是什么律?”谁想这一问,就决定了陈应时日后几十年的研究课题。“当时觉得很有意思,就开始翻阅很多书研究了起来”,陈应时说。隔了一段时间,陈应时经过考查得出了初步的结论去回答沈先生:“他们都对,又都不对”。理由是古琴早期使用的是纯律,后来明末清初时期才改用三分损益律。当时纯律的代表作是梁朝丘明所传的琴曲《碣石调·幽兰》,三分损益律的代表是明末清初的《大还阁琴谱》。

陈应时在翻阅史料的时候发现,在我国的七弦琴上,因为古人发现了琴弦上的泛音后,才产生了明确泛音位置的十三个徽位。最早记载琴徽的文献可以追溯到三国时期魏国嵇康的《琴赋》,北宋科学家沈括在他的《梦溪笔谈》中对七弦琴上的泛音做了科学的理论说明。让陈应时欣喜的是,古琴记谱法相比其他乐器都要先进、精确,甚至左手哪个指按哪个徽位;右手哪个指弹第几弦都有详细记载,“律学是需要计算的,古琴的泛音可以作为研究琴律的切入口”。随着研究的深入,他发现,中国古代的纯律理论是围绕着七弦琴建立起来的,并且我们完全有理由自豪地说,古代中国人不仅早于西方发明了十二平均律,而且也早于西方人发明了纯律。陈应时把这一观点讲给沈知白听,沈知白很高兴。老师说:“太好了,你赶快写文章,我给你介绍出去发表”。陈应时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嘴角是止不住的笑意。于是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陈应时写就了《关于我国古琴的音律问题》这篇文章,投稿至《人民音乐》的副刊《音乐论丛》。

但是,文章寄出后却杳无音讯。在第五届“上海之春”音乐展演期间,陈应时突然接到院办的通知,说北京来了两位领导,在锦江饭店等他去。当时还是学生的陈应时又惊又怕,连忙动身就走。那时候没有“打的”的概念,从学院到锦江饭店近两公里的路,二十分钟走出一头汗。到了饭店一看,琴学泰斗查阜西和时任中国乐协主席的吕骥就在眼前,“你就是写这篇文章的学生吗”,对方开口问道。原来,  《音乐论丛》编辑部看不懂陈应时寄过去的论文,这才转到了琴学专家们手里。查阜西当场表扬陈应时写得很好,并允诺再改得精炼些就能发表。之后,由于种种原因《音乐论丛》被停刊,发表一事就被搁置。机缘巧合的是,陈应时因人介绍得以把文章拿给中国古代音乐史权威杨荫浏看,几天后,杨先生回复说“这文章很好”。先后得到了沈知白、查阜西、吕骥、杨荫浏等一众权威的肯定,让陈应时信心大增。

但好景不长,“文革”来临,一切暂停。过了十年,“文革”结束,学术研究又重新开始。终于,在1983年,陈应时的那篇退稿文章,经修改补充,篇名改为《论证中国古代的纯律理论》 ,由当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赵宋光介绍,时隔20年后得以在《中央音乐学院学报》发表。

后来这篇论文分别获得了1985年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论文奖和1995年国家教委首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艺术学二等奖。

灵感突发,半夜从床上跳起来”

陈应时在中国传统音乐领域另一大成就,是获得2007年中国音乐家协会颁发的金钟奖一等奖的研究成果——《敦煌乐谱解译辨证》  ,在敦煌乐谱的研究中首次提出了”掣拍说”,解决了日本学者林谦三等前人没有解决的“拍”的问题。

敦煌乐谱是唐代世俗歌舞音乐的琵琶谱,原件现存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其中共有25首乐曲,分别为:《品弄》《倾杯乐》《急曲子》《长沙女引》《撒金砂》《伊州》  《水鼓子》等。记谱使用的符号形似日文的假名。其实是一个个数字:一至二十的缩写字。从上世纪30年代起,最早致力于敦煌古谱解读研究的,是日本人林谦三,接着中国学者也开始着手研究——任二北、饶宗颐等都先后发表过相关著作。

上世纪的年代初,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叶栋公开发表了《敦煌曲谱研究》一文,并将25首乐曲根据自己研究所得,全部解译付诸演奏录音,“一千多年前的曲谱破译成功”的消息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

当时,陈应时正在着手比对林谦三等人的译谱,他发现,“这些译谱无疑都各具价值,但仍没有达到令人满意的结果”,还有必要在解译上下功夫。敦煌乐谱中的“口”和“、”两个符号究竟代表什么一直存在争议。先后有林谦三提出的“拍子说”;复旦大学权威词学家任二北所倡的“眼拍说”和赵晓生提出的“长顿小顿说”。叶栋在他的文章里引用任二北的“板眼说”,在陈应时看来,任二北是词学家而非音乐家,究竟懂不懂音乐很难说。国学大师饶宗颐得知了陈应时的观点后,请他去香港讲学,并关照:“你应该把文章整理一下拿出根据,看能不能推翻前人?”获得肯定和鼓励的陈应时决定要继续“深挖”下去。

在北宋沈括《梦溪笔谈·补笔谈》和南宋张炎《词源》中得到启发,陈应时于1988年发表了论文《敦煌乐谱新解》和25首译谱,在论文中提出了与前人不同的“掣拍说”。沈括在《梦溪笔谈·补笔谈》中说:“乐中有敦、掣、住三声。一敦一住,各当一字。一大字住当二字。一掣减一字。如此迟速方应节,琴瑟亦然。”这“一掣减一字”,让陈应时有了灵感——沈括时代的记谱法,是以一个谱字作为基本的时值单位来看待的,从今人的节拍节奏观念来说,若以一个谱字为四分音符,则“一大字住当二字”就成了二分音符;在两个谱字相连而后一字带“掣声”时,就变成“减一字”的一个谱字时值,亦即变为两个八分音符。至此,“口”和“、”算是找到了功用。

解决了“拍”的问题还不算,陈应时还一并解决了林谦三1938年提出的遗留问题——,两组《倾杯乐》旋律重合——这一跨世纪的学术难题。25个谱子里,曲中乐句重复度很高,按照基本乐理,重复乐句的旋律应该是台得上的。林谦三用自己的定弦方法让两首《水鼓子》重合了,却始终无法重台两首们《倾杯乐》。后陈应时发现第12曲《倾杯乐》是C宫调,第2曲《倾杯乐》是B角调,若要求它们的旋律重合,必须将他们置于同调高、同调式。“差点就擦肩而过了!半夜里我脑中突然闪过‘会不会是转调的关系’?当时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陈应时用“变宫为角”和“清角为宫”两种转调方法作了验证,发现不论转成都是B角调或转成都是c宫调,两首同名曲五个乐句的同调高、同调式的旋律都达到了四个乐句的重台,“一变调果然就合上了”,说起这一偶得,陈应时眼里闪着孩子般兴奋的光芒。

一辈子专注律、调、谱、器

20世纪上半叶起,国际上敦煌谱研究成就的最高话语权一直为日本学者垄断,直到上世纪80年代后期才逐渐有了中国学者的发声。陈应时就是凭借在敦煌乐谱上的一次次突破,终于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学者的后来居上。从1987年第一次跨出国门赴澳大利亚讲演起,陈应时1989年应邀任英国女皇大学访问学者;19901月应聘任英国剑桥大学基兹学院访问教授。所到之处更把流散到海外的敦煌文献原件都找来细细研究。19949月,又应邀赴日本东京艺术大学、国立音乐大学、大阪大学、庆应义塾大学、武藏野音乐大学、日本音乐学会和东洋音乐学联席例会巡回讲学,所到之处,闻者披靡。

走过世界多个国家,经历过多个潮流的起起落落。陈应时走得越远、越久,感兴趣的面和点却越来越“钻”。他的世界里只有“律”、“调”、“谱“、“器”,而一旦看到有新的学术观点,他就会思考:此人说的对不对?为什么对?然后从各种史料、著作中找出证据。用他自己的话说:钻研的就是一个“点”!

为了研究古琴的乐律,陈应时还跟着梅庵派刘景韶学过一年古琴。这样融会贯通的研究方法,钻研一个点的同时触类旁通,现今已经少有人能做到,实属难能可贵。对于现在致力于民乐研究的年轻人,陈应时说:“民乐理论很枯燥,但始终牢记三步: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其实,就像自己解决《倾杯乐》重合旋律问题一样,他相信很多问题没有能得到解决是缺少“牛顿苹果”式的灵感,而这背后几十年如一日的钻研,世上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一直以来,古代宫调中的燕乐二十八调究竟是“七宫四调”,还是“四宫七调”一直未有定论,陈应时最近在进行的国家课题“中国传统音乐宫调理论研究”就基于这一争议。尽管学术界外部环境千变万化,不变的是,陈应时还沉浸在他的乐律学研究中。今年5月,他的心血之作《琴律学》将问世。  

 

我院10名少数民族学生荣获徐汇区少数民族联共建爱心助学金

 

20141227日,在徐汇区统战大楼隆重举行的由上海市徐汇区统战部、徐汇区少数民族联合会共同举办的2014年度徐汇区民族联高校民族团结进步共建仪式上,我院吐布星克西克等10名少数民族学生荣获爱心助学金。在仪式上,我院吐布星克西克等10名少数民族学生荣获爱心助学金。在仪式上,我院学生伊力帕尔·依里哈木、吐布星克西克、门·巴伊尔达拉同学以艺术表演的形式为献爱心的徐汇区统战部、民族联及资助企业们表达了感激之情。这是我院党委统战部自2007年与徐汇区少数民族联共建以来,获得此项资助的第八批少数民族学生。(统战部)

 

 

浙江音协首次出版2014年秋、冬合刊(总第001期)

 

《浙江音乐家》问世,办刊人员多为上音校友。该刊在《卷首语》中说:《浙江音乐家》由浙江省音乐家协会主办,其读者的主体是浙江省音乐家协会的全体会员,并作为内部刊物与全国各地的音乐家协会、音乐团体、音乐院校等进行交流。办刊的主旨是:介绍浙江省的音乐团体和会员的音乐活动,发布动态信息,交流工作经验,推荐优秀作品,开展音乐评论:并与全国各地同行分享浙江音乐家的艺术成就。

音乐是我们的职业,也是我们爱好;更是我们的事业和理想。你们之中可能有职业音乐家,也有音乐事业的组织者、服务者,而更多的是音乐爱好者;是音乐让我们走在一起。愿《浙江音乐家》成为浙江广大音乐人相聚的平台,愿《浙江音乐家》成为与全国广大音乐人交流的平台,你们既是读者也是作者,欢迎踊跃来稿,我们将竭诚为人家服务。

让我们牢记自己的社会责任,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让我们努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出应有的贡献!

 特邀顾问:田晓耕 缪杰

      靳卯君

   主编:翁持更

常务副主编:张蔚鸫

  副主编:毛光正

编辑部主任:颜维忠

詹永明笛子演奏会在香港举行

 

著名笛子演奏家、我院民乐系教授詹永明应香港特区政府康乐及文化事务署之邀请,于古朴雅致的南莲园池香海轩举行两场“笛韵清音一詹永明笛子演奏会”。日夜两场音乐会以呈现中国当代南北四大笛家的代表作,古曲新诠、他本人与专业作曲家的创作为主。音乐会题为《笛韵清音》,点出了詹永明是「清吹」演奏大部分曲目,以「清音」来展现「笛韵」。带有伴奏的曲目,配器也是以简练为主,由青年古筝演奏家陆莎莎和青年笙演奏家田鑫担任伴奏。音乐会以“讲座音乐会”的形式进行,由乐曲作为主轴,辅以詹永明亲自详细讲解,以他数十年的笛艺生涯,为观众讲述每首乐曲背后的故事,娓娓道来,带领观众重温二十世纪笛子走过的历史痕迹。

 

 

周总理关注音乐评论

(原刊10132月总第22

《周恩来邓颖超研究通讯》)

吕韧敏

   

 始于1969年“红五月”,《解放军报》邀约音乐工作者,组成宣传样板戏的写作组,我忝列其中。先与另二人合作,三人写了学习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音乐的文章,发表时为借重毛泽东诗词“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之意蕴,我力主用笔名“红雨”和“青山”,但是此议终被否定,只好少数服从多数署名唐诃、洪源、韧敏,分别于19691021日和127日以两个整版刊出。后由我个人写了学习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音乐的文章,发表时才得以用了“红雨”和“青山”这两个笔名,分别于197089日和12日以两个整版刊出。或许恰恰因此笔名,才引起了周总理的兴致,使他老人家百忙之中披阅拙文,并兴犹未尽地特意给当时军报总编打了电话。年轻的总编(是从部队基层政工干部中选调的学毛著积极分子)兴高采烈跑来高喊:报告好消息!敬爱的周总理看了89号和

12号的报纸,专门打电话来!他老人家关注音乐评论,询问了作者情况,指示我们(以下读他的笔录)——

宣传革命样板戏的文章,介绍人物情节、讲解故事内容,当然也是重要的。但更为重要的还是:应该作艺术上的具体分析!你们报纸九号和十二号署名为红雨、青山的音乐评论文章,分析《红灯记》唱腔,生动具体,有说服力,读者能够从中获益。通过内行的艺术分析,使外行也能看看“门道”,进而知道贯彻执行毛主席“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文艺方针的革命样板戏,哪里“推陈”了,哪里“出新”了为什么工农兵群众都喜欢?为什么大家都说好?既然是响应毛主席“学习样板戏”“宣传样板戏”伟大号召,就应该像红雨、青山的文章那样,运用条理清晰、语言生动的艺术分析,令人信服地回答革命样板戏究竟好在什么地方!

 

 

 

邵祖荣先生:新年快乐!

寄上二份节目单,麻烦您转交一份给母校图书馆保存,多谢!音乐会很成功,虽是工作日(星期一)也几乎满座,中法观众各半,热烈的掌声、献花、献诗等多人争相合影……令作者惊喜!

“巴黎之春合唱团”成立已二年,宗旨是发扬中华民族优秀的音乐传统,并朝向演唱艺术歌曲的方向发展,成立二年来曾举办过多次音乐会,以演唱我的原创作品及根据各地各民族的著名民歌改编曲为主,持续地获得好评。

这场音乐会的实况请从电脑的「优酷」中找「巴黎之春艺术团(或合唱团)」会看到。

       祝

健康!心想事成!

            校友

            郏国庆

           2015.1.4. Paris

作曲家郏国庆先生

 

郏国庆先生生于1934年浙江省海门镇,1958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师从著名作曲家丁善德教授。毕业后在浙江和江西开始其作曲生涯。其诸多作品,如作《骂鸡》,《扁担歌》,《春雨》在中国获奖,或在电台播放。他参与了多部电视剧、歌剧和歌舞作品的集体创作。1983年回杭州后,创作出弦乐四重奏和钢琴五重奏《林间清泉》等多部有影响的作品。郏国庆1987年移居法国后依然耕耘不止。他谱写了“五四”以来的20首优秀艺术歌曲的管弦乐伴奏总谱,由台北市加丽有限公司发行。另著有独唱歌曲集两册,2005年由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110首中国民歌钢琴小曲集》,创作九部古典诗词大合唱系列,分《相思篇》、《从军篇》、《爱情篇》、《征战篇》、《思乡篇》、《劳动篇》、《伤感篇》、《情景篇》、《离愁篇》,创作大型舞剧《哭长城》兼编剧,和一部小提琴协奏曲,并将多首民歌改编成两部合唱。

 

 

 

 

 

 

 

 

 

 

 

 

 

 

 

 

 

 

 

 

 

 

 

 

 

 

 

 

 

 

 

 

 

 

 

 

 

 

▲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九三学社四川音乐学院支社主任委员,四川音乐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老师因病医治无效,于201410201550分在成都去世,享年83岁。

俞抒教授1931年出生于上海,1958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同年到四川音乐学院,先后任教于作曲系和音乐学系,从事作曲、西方音乐史、音乐美学的教学、创作、科研工作。俞抒教授是全国著名的音乐学专家、作曲家、音乐教育家,在音乐学科领域里成就斐然。

半个多世纪来,俞抒教授创作了一批高质量的,有相当社会影响的器乐曲和声乐曲、赞美诗歌等,其中包括获全国作曲比赛一等奖的民族器乐合奏《蜀宫夜宴》(合作)等多部作品;著有《音乐名作欣赏》、《曲式分析提纲》、《琴余断想》、《俞抒歌曲集》等数部;在国内多种音乐学术刊物上发表多篇文论。

俞抒教授教书育人成果卓著,指导学生诲人不倦,他指导的学生不少成为国际、国内音乐领域内的知名专家教授。俞抒教授为人谦逊,师德风范令人敬佩。俞抒教授甘为阶梯,为学子们垫底;甘为绿叶,为晚辈们陪衬;甘为驿站,让孩子们驻足;甘为彩虹,传递乐之大美。我们为失去这样一位杰出的音乐专家教授备感痛惜。我们会继承俞抒教授对音乐事业未尽的遗愿而不懈努力。

    俞抒教授安息吧!

 

作曲系

离退休处

20141021

 

▲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上海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声乐学会会员、上海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退休副教授     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12304分在上海市徐汇区中心医院辞世,享年95岁。

胡靖舫先生,原籍河南省汲县,1920222日出生。19279月至19328月,在河南省汲县第四小学求学;19329月至19338月,在河南省汲县女子中学求学:19339月至19378月,在河南省汲县县立女子简易师范学校求学;19382月至19406月,任四川省西阳县龙潭镇四川省立第三中学教员;1940年秋,任重庆市立第五小学教员;1940年冬至1942年夏,考入重庆前中训团音乐干部进修班学习声乐;19429月考入重庆国立音乐学院主修声乐,19467月,以优异成绩毕业;19468月至19496月,任苏州国立社会教育学院音乐组助教;19499月至19535月,任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声乐讲师兼少年班副主任、辅导员;19536月至19567月,任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民间音乐研究室副主任;19569月起,长期担任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讲师(期间,曾兼任附中声乐科主任、赴现代京剧《龙江颂》剧组任声乐教员);19792月光荣退休。之后,因学校教学工作需要,长期返聘。1988年,晋升为副教授。

胡靖舫先生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深深地热爱自己的祖国,青年时代就追随进步,曾在经济上帮助过我地下党员。新中国成立之初,她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音乐会,在音乐会中担任独唱,歌唱新时代,歌唱新生活,讴歌人民讴歌党,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胡先生曾从自己每个月的工资中拿出一定数额的钱款长期捐助抗美援朝。本院党组织公开时,委任胡先生为党的宣传员,她认真按照党组织的要求,在师生中积极宣传党的方针、政策,配合学校开展好各项工作。1958828日,在党组织的关怀、培养下,由林阳、王品素同志介绍,胡先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她更紧密地把自己的命运与党和人民的事业连在了一起。

1956年,学校创办了民族声乐专业,胡靖舫先生积极响应党组织的号召,成为系里第一个民族声乐专业的老师。怎么教好民族声乐专业(尤其是少数民族)学生,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循。胡先生谦虚好学,她与王品素等老师一起,在干中学、学中干,虚心向有经验的老教师学,向戏曲演员、民族歌唱家学,甚至向自己的教学对象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断刻苦钻研语言、风格、发声方法等民族声乐专业教学的业务知识,日益积累教学经验,努力提高艺术修养,并大胆付诸于实践。1963年,我院成立民族声乐系,胡先生为系核心组成员,之后一直担任教研组长。

在民族声乐专业课堂教学中,胡靖舫先生倡导采用西洋唱法和民族特色相结合的教学方法。在全体教师的共同努力下,民声教学成绩斐然,尤其是民族班,曾成为上海音乐学院的一大亮点。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上海之春”曾举办上海音乐学院少数民族学生独唱专场音乐会,引起社会强烈反响,还被拍成了电影。

胡靖舫先生忠诚于党的音乐教育事业,有强烈的事业心责任感,她兢兢业业、呕心沥血,数十年如一日,坚持教书育人,为祖国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德艺双馨的民族声乐专门人才,有的在国内外高规格声乐比赛中获得大奖,成为著名歌唱家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如阿旺、杨学进、  巴哈古丽等;有的成为全国各艺术院团的独唱演员、领导,如曹新华、项定秀、曾新芳等;有的成为全国各艺术院校的教学骨干力量,如全花子、王淑英、罗余瑛等。

胡靖舫先生多年来积极主持本院民族声乐教材的编写工作,并取得了一系列成绩:油印成册七集——“中国民歌选”第四集,“民族声乐教材选”12345集,“外国民歌选”一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两集——民族声乐作品选(独唱歌曲部分),独唱歌曲集——民族声乐部分。上述教材在民族声乐教学中被广泛使用,深受广大师生喜欢。

胡靖舫先生善于总结教学经验,并在认真概括的基础上曾撰写过数篇有较高学术价值的理论文章,发表在《人民音乐》、《音乐研究》等刊物上,如“民族声乐教学的体会”、“向戏曲演员采访学习的一些体会”等。为年轻教师提供了教学借鉴。

鉴于胡靖舫先生的勤奋努力与突出成绩,19516月,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工会第一届选模大会推选她为“甲等模范”;198711月,学校授予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成绩优秀奖”。

在“文革”中,胡靖舫先生曾遭受林彪、“四人帮”的残酷迫害,被任意揪斗、强迫劳动,但胡先生对党和人民的信念坚定不移。平反昭雪后,她以更旺盛的工作热情,积极投身到自己一生钟爱的声乐教学事业中去。充分体现了一名老共产党员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崇高精神。她热爱学校,热爱学生,更珍惜生命。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没有停止过在音乐园地里的耕耘。不管是在职在编,还是退休返聘,党叫干啥就干啥,只要教学工作需要,只要学生需要,她一定倾尽全力,无私奉献。

胡靖舫先生虽然匆匆地离我们而去了,但她那和蔼可亲的音容笑貌,将永远铭记在我们的心间;她那无私忘我的敬业精神,将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201516

 

致胡靖舫先生治丧委员会并委托转至其亲属:

惊闻恩师逝世,万发悲痛!回忆恩师谆谆教诲,蜡炬成灰耗尽心血,不胜感激怀念至极!专电致唁深切哀悼!

云南学生:

曹新华、项定秀、蹇世凤、何家林、格茸娜姆、曹盛

 

▲上海音乐学院附中二胡专业教师

   同志因病抢救无效,不幸于201522日下午1718分,在上海市曲阳医院逝世,享年77岁。

卢建业副教授,汉族,19381月出生于上海市,籍贯广东省。19597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附中。毕业后留校任教,先后担任上海音乐学院附中民乐科二胡专业教师、学生班主任,附小副教导主任、民乐科教研组组长、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小合奏教师、院工会委员。1987年获得上海音乐学院优秀艺术实践奖,1989年、1991年先后两次获得上海音乐学院优秀教育工作奖,19915月获得上海市“六一”育苗奖。1998年退休至今担任上海音乐学院附中艺术顾问。

卢建业老师热爱祖国,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在长期教学管理工作中,主要从事少儿民乐的教学与合奏、重奏等课程,他治学严谨,因材施教,特别是在附中的教学中能注意儿童心理特点,善于发挥启发式形象化的教学方法,运用儿童化语言教学,寓教于乐,使少年儿童在学习专业和进行小乐队训练时能达到良好的效果。同时他注重挖掘学生对音乐的理解和基本功的训练,并结合学生的特点,深入浅出地将专业知识传授给学生,教学成绩显著,为音乐学院培养和输送了大批的后备生和音乐人才。卢建业老师在专业教学工作中,还编写出版了《浅谈少儿乐队训练》、《少儿二胡教学初探》等论文。

在完成本职工作以外卢老师不计报酬,先后担任上海广播电台少儿广播乐队、中国福利会少年宫和上海市学生艺术团民乐一团、三团的艺术指导和乐队指挥。1991年率“上海市少年民族音乐演出团”赴日本演出获得一致好评,为祖国的音乐教育事业作出了贡献。他以身作则,脚踏实地,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无私奉献的精神,留在每一位老师和同学的心中。

在平时的工作和生活中,他平易近人,热爱学生,关心同事,深得教职工和学生的喜爱。在教学管理的工作中积极配合学校做好各项工作,在关注学生的同时更是关心年轻教师,注重教育事业后备人才的培养。在退休后担任附中艺术顾问仍然心系学校的建设和发展,积极为母校献计献策。卢建业老师不幸逝世的噩耗传来,许多熟悉他的老师和同事,以及他的学生无不感到悲伤,又走了一位好老师。虽然他的一生不是轰轰烈烈的,但是他的一生却是清清白白,认认真真、勤勤恳恳,从不为自己争名争利,在平凡的岗位上,作出了不平凡的贡献。

▲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副教授     先生于2015310日在家中辞世,享年85岁。根据家属意见不举行追悼仪式。我们怀着十分沉重和悲痛的心情撰写陈其妍先生生平。

陈其妍先生1930328日出生于上海南汇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受家庭艺术氛围的熏陶,  自幼爱好音乐。1935年随父母在欧美诸国生活了两年后回国,并开始随姑姑陈洁贞学习钢琴。1942年起先后师从丁善德先生、 Larareff(拉扎罗夫教授)、Tishkovskyhof 教授Foa、富华教授业余学习钢琴18余年。1951年从上海沪江大学毕业后,出于对音乐的热爱,在丁善德先生的推荐下于1956年开始在上海音乐学院附中担任钢琴教师。期间又跟随范继森教授和阿尔扎马诺娃继续深造。1973年起担任上海音乐学院钢琴基础课教学工作。1985年加入中国音乐家协会上海分会。19891月加入致公党。同年12月被上海音乐学院聘为副教授。1990年退休。

陈其妍先生对待工作非常认真负责,教学成绩显著,为江友正、杨韵琳、侯润宇、陈庆峰、吴琰若等一批优秀的钢琴音乐人才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她精通英文和法文,曾译《钢琴的音色和触键》,撰写论文《少儿钢琴教学的探索与见解》,编写并出版了许多钢琴普及教材。曾获得上海音乐学院三十年教龄荣誉证书和教学成绩优秀奖和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颁发的荣誉证书。陈其妍先生家庭条件非常优越,但从未有过丝毫的骄慢之心。在大家的记忆里她气质高雅并多才多艺,对待同事和学生真挚诚恳,为人正直低调,但又乐于助人。对可以出力帮助的人和事,都会尽心尽力地给予无私的帮助,把额外的事情当成自己份内的事情。陈其妍先生虽已离我们而去,但她热爱音乐,热爱教学,认真勤恳的敬业精神和高尚的品德,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上音钢琴系直属党支部

            2015.3.26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上海市第八届人大常委会委员、教育科技文化委员会副主任

   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3161510分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99岁。320日上午孟波同志的告别仪式在龙华殡仪馆银河厅举行。孟波同志曾任我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在我院工作期间,批准促成了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诞生,发起创办“上海之春”音乐节。

孟波,原名绶曾,作曲家。1916年出生于江苏常州,1935年起开始歌曲创作,师从冼星海、吕骥等。1936年,孟波与麦新编著《大众歌声》歌曲集。1938年参加新四军,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3年,孟波调任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教师,先后在中央管弦乐团、中国音乐家协会、上海音乐学院、上海市委宣传部、市文联等单位担任领导职务。主要音乐作品有: 《牺牲已到最后关头》、《高举革命大旗》等,他还著有电影剧本《聂耳传》等。孟波于19583月担任上海音乐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是著名的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创作选题的决策者,亲自领导和推动了这部传世佳作的诞生。  

广东校友分会的唁电:

亲爱的上海音乐学院母校院办:

得知敬爱的孟波先生驾鹤西去,我们上海音乐学院校友会广东分会的所有学子都深表哀痛。孟波先生创作的《牺牲已到最后关头》、《高举革命大旗》、电影剧本《聂耳传》等,还有孟波老师指导促成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传世之作,将世代萦绕我们心中。

值此之际,我谨代表上音校友会广东校友分会,恳切希望孟波先生的家属节哀顺变!向母校表示沉痛悼念和诚挚慰问!并作为上音人,继续发扬孟波精神,传承上音优良学风!

 

上海音乐学院校友会广东东分会

        秘书    徐越湘

          2015323

 

印刷版上音校友通讯102期.docx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