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追梦》为上海之春压台
发布日期:2017-06-05      浏览 760 次

《丝路追梦》为上海之春压台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日前闭幕,作为第34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的压台大戏,多媒体交响剧场《丝路追梦》昨晚在东方艺术中心上演。青年指挥家林大叶执棒上海音乐学院交响乐团,将古典交响音乐传统与现代多媒体艺术,中华乃至世界民族民间艺术与当代音乐创作理念有机结合,周湘林、叶国辉、张旭儒、赵光、尹明五等知名作曲家,以《序曲》《随想曲》《狂想曲》《幻想曲》《畅想曲》五个乐章,聚焦“天下大同”的主题,展现交流与交融的文化内核,清晰了丝绸路上追逐中国梦的脚印。

  无独有偶,在本届“上海之春”的舞台上,国内外享誉盛名的中国著名作曲家不约而同将目光锁定敦煌。自开幕音乐会上叶小纲《敦煌》序曲,到谭盾惊艳世界的《海上天上心上·丝绸之路》,这些深埋在中国文化血液中的古老基因,被当代音乐人感应、挖掘、翻译、呈现。千百年来散落在丝绸之路上的文化遗珠,重新成为艺术的创作源泉,给予无限的灵感和力量,让璀璨的中国文明、珍贵的世界遗产再度光耀。

 

丝路追梦 缔结文明纽带

  自悠远的敦煌飘来的“丝路之声”由弱渐强,让人感受到辉煌古文化临近的脚步。《丝路追梦》以陆地丝绸之路南、中、被三线沿途及周边民族民间音乐为索引,拼接成一幅丝路画卷。随着现场演奏的切换,整个乐队身后的幕墙上,多媒体画面展现着丝路风土人情的影像,让丝路逐梦之旅变成可听又可以看见的梦境。为避免图解化或是过于抽象,多媒体团队反复自音乐中寻找线索,力图使影像做到和音乐进行对话、并行、对位。多媒体设计总监代晓蓉说:“绝大部分画面来自我们的原创拍摄和手绘素材,我们尽可能挖掘隐藏在丝路中的‘文化密码’。”

  《丝路追梦》策划、上海音乐学院的钱仁平教授坦言,“一带一路”的音乐创作不是今天才开始的,近百年来音乐家们都在不断尝试和努力。上世纪90年代末,上海音乐学院杨立青教授就为中胡与交响乐队创作过丝路题材的《荒漠暮色》。而周湘林、张旭儒、赵光和尹明五之前推出的“四面八方——多民族民间音乐与交响乐队”系列音乐会,也为《丝路追梦》的创作积累素材、奠定基础。“大量的文献研究、实地采风,加上现代作曲技法的运用,最终造就了《丝路追梦》。”在前往敦煌和新疆采风,探索丝路沿线民间音乐的过程中,周湘林发现,不同地域的民间音乐有许多相似之处。他说:“几千年来,音乐在丝绸之路交融,缔结了一条文明的纽带,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分割。”

 

敦煌遗音 挖掘文脉基因

  一次偶然,谭盾在北京参观了“敦煌遗书”展览,便发愿要寻找到那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敦煌手稿和乐谱。各种辗转寻访探查,多年后,当谭盾在大英博物馆地下三层恒温收藏馆,摸到从敦煌流失的唐代(10世纪)《心经》乐舞谱手稿时,他的手禁不住颤抖:“那可是敦煌失散千年的遗音,是烙印着我们文脉基因的珍藏。”现在,谭盾正潜心推进《心经》乐谱和舞谱的翻译,“这些手稿最大的问题是只有音符,没有节奏,你必须按照自己的理解去编译,要回到中国诗歌、唐诗宋词的平仄韵律,回到《胡笳十八拍》《阳关三叠》《春江花月夜》《琵琶行》的乐韵。我是从作曲的角度,从归纳大众研究的角度去翻译的,我希望把这些敦煌的音乐写成深刻的心灵之声。”未来,他计划以清唱剧和歌剧的形式在全世界演绎。

  在此次“上海之春”舞台上惊艳四座的谭盾携手上海爱乐乐团带来的音乐会《海上天上心上·丝绸之路》,也是他从敦煌遗音中吸纳幻化而来的作品。敦煌反弹琵琶、唐代压脚鼓、敦煌五弦琵琶3件从敦煌壁画中复活的古乐器,奏响了古老的敦煌遗音。谭盾也从海上、天上、心上的不同维度阐释丝绸之路上,不同国度过去、现在、未来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今,谭盾丝路题材作品已在纽约、墨尔本等地上演。他希望能恢复12件敦煌古乐器,组成一支敦煌古乐团,去世界各地演绎敦煌乐舞,让全世界听见盛唐的声音,听见丝路的声音。

  在谭盾看来,丝路的“丝”,是藕断丝连、是形断意不断。他特别强调“心上丝路”,因为“只有心灵之音才能打动世界各地的人。”谭盾理解丝绸之路不只是中国的路,也是世界的路:“中国的文化遗产也是世界的文化遗产,中国的哲学也是全人类的哲学。通过丝绸之路,文化可以走出去,可以引进来;通过丝绸之路,让我们得以回顾历史,吸收文化能量,也能面向未来,开创更璀璨的文化蓝图。”

 

美的历程 给予无限能量

  叶小纲至今记得34年前,第一次读到李泽厚那本《美的历程》,其中对于敦煌的描述给他带来的震撼。那年,叶小纲自中央音乐学院毕业,毕业作品正是从叶栋“破译”的《敦煌曲谱》中汲取灵感,幻化创作的《辨》。敦煌古乐谱中独特的旋律方式和麦积山石窟内那些佛像洞察一切的神秘微笑,给了叶小纲无垠之想象力。

  好好做一部敦煌作品,是盘旋在叶小纲脑海中长达30年的梦,“上海之春”开幕音乐会上交响组曲《敦煌》中的“序《乐舞》”,是梦想变成现实的开始。然而,这个梦并没有句点,于叶小纲而言,敦煌不是一部作品或是一种题材,而是所有艺术创作取之不尽的源泉。遍地的文物遗迹、浩繁的典籍文献、精美的石窟艺术、神秘的奇山异水,辉煌的古城,这一切都是浩渺如烟海的中国文化宝库:“至今,当我不知道该如何向导演、编舞或是舞美传达我要的‘美’时,都会顺手抄起一张敦煌壁画说,就照上面的来!”在他眼里,壁画中人物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只能用“美不胜收”来形容:“敦煌文化中蕴含高深的艺术、深邃的思想、高级的审美,至今影响着中国乃至世界文化艺术的方方面面。”(记者 朱渊)

原文链接:http://newsxmwb.xinmin.cn/wenyu/wh/2017/05/19/310400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