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现谭小麟仅存文字作品《春假归家省亲》
发布日期:2011-06-28      浏览 2414 次

 

按:该文发表在《沪潮》季刊(沪江大学附中刊物,谭小麟参与编辑工作,并任附中出版部美术主任,见图1)1931年第4卷第1期(见图2)。这篇五言叙事诗《春假归家省亲》,是目前仅见谭小麟撰写的文字作品。该文82061030字,作为年方十九的中学生的作品,不但文采斐然,而且其中对谭小麟早期生平多有涉及,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

图1:

 

新发现谭小麟仅存文字作品《春假归家省亲》

 

图2:

新发现谭小麟仅存文字作品《春假归家省亲》

参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2a69410100rldl.html


 

春假归家省亲

谭小麟

 

母鸡引雏游,犊牛随父走;雍雍乐其亲,人情当更稠。

我父年四十,我生四岁时。二兄十二三,入学诵书诗。我欲同随往,牵衣前致辞:“阿哥有书读,儿何独相遗?”我父抱我行,我母引我嬉:“入冬为开学,乖仔勿须思。”上堂礼孔子,入席敬老师。新书教一遍,朗朗诵如丝。时或师多教,默默鼓双腮。厌师详解义,嚼字类书痴。六岁试下棋;七岁阅书报;九岁弄胡琴,十岁涂鸦鸟;十七离家门,到沪入学校。一载三归回,待奉恨日少。

清明逢假日,回家省高堂。车至山下住,有人山上望,上山百余级,心急恨路长。喘息达户门,慈父笑迎将。弯腰一鞠躬,携手问安康。亲娘闻声出,相偕入厅堂:“知儿今日回,晚餐异寻常。”庖厨香溢户,鲜肴列数行。家人共入席,双亲坐中央,致意共举箸,新炊间黄梁。席后检行箧,婢仆舁入房。开箱出包裹,含笑捧上堂:“阿爹上床后,常将另食尝。此灯应用便,可挂亦可放,旋转如人意,为爹置枕旁。”“阿妈素诚心,朝朝进佛堂,此品最珍奇,一枝永日香。”双亲莞尔笑:“此儿会思量。”镗镗壁钟鸣。阿妈催上床:“今日多辛苦,且早入睡乡。”

山青因草青,湖平为水平,风暖日不炙,云堆雨不临。旖旎春光好,阿爹兴致高,趋步房中出,欢颜语儿曹:“汝等好游者,可勿负今朝。”随命大哥去,俄顷来游舠,阿妈换绸衣,弟妹着新袍,提携下船头,舟子解缆绦。兄弟好奇胜,相率舞短棹。掉舟离岸去,逍遥过石桥。丝丝桥边柳,枒枒堤上桑;童子裸双腿,掜虾涉滩塘。阿爹出船面,翘首望南方。吩咐后艄人:“摇往汪氏庄。”须叟泊南岸,召呼自相将。弟妹牵手行,入门越厅堂,读画苍梓室,听莺翠竹廊。庄主爱玩琴,搜罗百千张。营屋珍藏之,千今百古堂。周壁柚木柜,条条锦花囊;琴背多铭志,精搨附琴旁。阿爹逐一读,吁嗟叹古苍,偶遇难辨字,攒首共揣详。阿妈携弟妹,牵扶上山隈。山上多花木,丛丛正盛开。姊为摘一枝。向母头上堆,步循青石级,同登企云台,俯观池塘柳,因风自徘徊。盈盈笑语声,寻踪相追随。小憩未多久,相偕同下来,茅亭且小坐,园丁献茶杯,洗杯浸品瀹,临风襟怀开。

日侧花伸影,风摧竹点头。舟子入门告:“先生将归否?”姊妹同掠发,兄弟共话游。相将随亲去,容与在中流。缕缕炊烟起,夕阳送归舟。

欢聚未周日,忽忽假期终!入晚对行箧,恋恋有私悰。慈母为料量,整衣婢媪供,袍皱熨斗炙,袖破针缀缝,姊为入厨下,洗手裹肉粽。糖果香发胶,弟妹送重重。纸包兼铁匣,行箧几难容!阿姊旋入内,手携橘一笼:“此中花旗橘,裁种自阿翁,昨自美寄来,胜似海棠红。”

破晓拥被起,窗外日渐红。披衣起漱洗,对镜整颜容。下楼见我父。敦嘱“须用功。”入厨见我母,为我备早餐。须臾共食毕,执帽神悾惚。鞠躬告别行,举家出相从。珍重千万语,句句情稠浓。阿妈执我手,泫然眼泪红。相对漠无言,哽咽难诉衷。强笑相劝慰:“暑期转眼中。”缓步下山去,登车出小弄,穿过凉亭下,东方日荧荧。乡民赶朝市,寺僧撞晓钟。迥顾远山上,白巾曳长风,心随轮影乱,情同山雾濛。

来校已多时,思亲日相萦,夜来苦相忆,思归例不容,欲从梦里寻,相见慰心衷,无奈梦不成,徒遗泪泫滢,问诸爱亲者,许与我相同。

                                                —— 转载自钱仁平教授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