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击的不仅是乐器
“上音众乐”特别报道:后台的看见
发布日期:2017-11-03      浏览 887 次

2017年10月28日,“上音众乐”星期音乐会在贺渌汀音乐厅如期举行,上海音乐学院打击乐团为现场观众带来了11首不同风格韵味的打击乐作品,其中包含了在前不久举行的“IPEA国际打击乐比赛”中的获奖作品。

除了舞台上激情的演出和现场活跃的氛围之外,打击乐团在幕后以及演出前的准备工作都给记者带来了很大的惊喜和感动——

演出前一天晚上9时4分,演职人员微信群里发来了当晚的最后一张照片——3台马林巴琴和2台颤音琴。据现打系王洁老师介绍,打击乐专业凡是演出就必“搬家”一次。为了给搬运师傅更清晰的乐器信息,并保证乐器准时到达演出场地,各曲目负责的同学在演出前一晚就将演出需要的乐器准备好,搬运至指定地点并拍照记录。同样,在彩排过程中现打系同学也将每个曲目的乐器摆放位置清晰地拍了下来。

王老师在采访中谈到:“打击乐作品,尤其是重奏作品,都会有明确的位置图,大到不同的乐器组合方式,小到一个三角铁的摆放位置。以前是用手绘+地标帖标记,往往舞台地面上五彩斑斓,现在我们运用了影像技术,清晰又明了。”记者观察到,整场演出过程中,虽然都是些“庞然大物”,乐器的上下场却快速有序,除了专门负责迁场的大一同学之外,演奏完的演员也会帮忙一起搬运乐器。

演出前乐团提供了详尽的彩排、演出时间表以及曲目对应的技术信息,每位同学也十分积极配合,整场从前期准备到演出结束都井然有序,这也体现出上海音乐学院打击乐团除了具备高水准的演奏水平外,同时也拥有较强的团队合作意识和职业素养。

“今天的演出不单是锻炼舞台演奏经验,大一全体新生也在后台锻炼音乐表演外的能力:如何做好一场打击乐音乐会——如何写曲目介绍,打击乐音乐会走台需要注意哪些问题,舞台乐器如何调度和摆放等。学生时代学的不单是演奏技能,同时也需要提升团队合作理念和实际操作能力。现在孩子们受到一些音乐表演、音乐会演出的‘快餐文化’影响太严重,排练两次就上台,缺失了对舞台的敬畏感,我们希望大家能更多沉淀下来打磨作品。打击乐的发展越来越多元化,剧场打击乐、肢体打击乐、话剧表演、舞蹈动作等越来越多的新作品和作曲技法不断地在给我们的学生提出了全能型职业打击乐演奏家的要求。”这是王洁老师对于本场演出的总结,也是他对乐团、对同学们的期望。

本场演出的第一个节目,行进打击乐《Gravy》和《小律动》是今年“IPEA国际打击乐比赛”中Drumline Battle院校组一等奖作品。作为演奏员中的一位,韩超同学谈到在平时的排练中,“斗鼓”的形式与独奏很不同,需要更加集中的注意力和与同伴紧凑的配合。

同学们平常会花很长的时间练习,尤其是在比赛前,常常是凌晨一点多才休息。即便排练很辛苦,但过程中玩性大发,也会进行一些即兴创作,乐在其中。罗天琪教授创作的中国打击乐作品《云之南》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张佳婧同学和郭笑雨同学表示,罗老师在音乐中的创新给他们带来很多启发,在每次的排练中学会去尝试创新编排,希望能不断为观众带来更精彩的演绎。

上海音乐学院打击乐团成立于2000年,由杨茹文教授任音乐总监。乐团的成员包括上海音乐学院附中、上海音乐学院本科和研究生同学。在本场演出中就有来自上音附中的同学为观众带来打击乐三重奏。上音附中同学们的参与为本场演出增添风采,也体现了上音附中与上海音乐学院在音乐的学习与演绎上有了更密切的交流。

本次演出给记者最大的感受是:上海音乐学院打击乐团对于打击乐热忱的态度,与教师之间友好融洽的交流,乐团团结互助的精神以及演奏之外能力的建立都是令人赞赏的。杨茹文教授谈到,自上海音乐学院打击乐团成立以来,乐团在培养打击乐人才的教学过程中一直秉承以人为先的原则。同学们只有先学会如何做人,才能进一步成为这一领域更优秀的人才。作为上音人应该不断思考我们能为中国音乐,中国文化甚至世界文化做些什么。因此,乐团在创作,表演中不断挖掘、探索和创新,并传承和融合中国的本土文化将其带向世界。带着这样的目标和信念,我们每一位成员没有理由不从细微做起并为之不懈努力。

“上音众乐”星期音乐会上海音乐学院打击乐团专场,敲响了一场听觉盛宴,敲响了一份感动与敬佩。

 

撰稿:金卓琪